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航空公司的大脑——访首都航空飞行签派员成君

北京首都航空有限公司  2017年02月10日

尚不了解FOC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和首都航空放行席主管成君联系,询问他FOC的相关信息,也请他推荐一些业内专业资料。然后成君回复我一份相当认真的邮件,在邮件中他将FOC形容为一家航空公司的大脑,说航班运行成本控制、燃油;航班的安全,天气状况,飞机通讯应急指挥等等全部都由运控中心管辖。同时,成君还为我添加了首都航空《飞行签派手册》等专业资料,但是他提醒我:“内容很多很多,估计你没有足够的时间看完。”

(首都航空飞行签派员成君)

我点开这些资料,密密麻麻的章程条款、规范定义,确如成君所言,很多,看不过来。可这些资料也向我暗示着这份工作的一个特点:丁是丁卯是卯,依照章程办事,半点由不得马虎。

我与成君在首航基地大楼相见,没有磕绊,他直接把我带去了值班室,一个席座一个席座的向我介绍FOC值班室的构成。这里是这份工作中最特别的地方,飞行签派人员、地面服务、机务维修,飞行、乘务排班,航食准备等等,一架飞机起飞、落地需要的所有保障部门均汇集此处,节假不休的的准备航前资料,检测航班动态,处理紧急突发,保障航班的安全、正常运行。

(首都航空FOC大家庭)

事实上FOC为Flight Operations Control的缩写,在首都航空FOC归属运行控制单元管辖,航空公司航班安全运行的各种数据信息会第一时间汇聚到这里,被决策处理。像成君一样的飞行签派人员被视为FOC的核心,他们通过负责航空公司现场运行的计划、指挥、协调、监控,应急指挥、协助交通、战备管理等职责来保障航班安全、正常运行。

(在大脑配置下平稳运行的飞机)

成君说,在首都航空清晨6:45第一架飞机启航,根据民航局提前三小时对航班进行放行评估的规定 ,这就意味着飞行签派人员需在清晨3:45完成评估,准时安排飞机放行。当夜晚23:20左右最后一架飞机出港后,他们的跟踪监控人员需要对执飞航班进行实时监控直至飞机落地,这些尚不包括航班飞行的延误。从清晨第一架飞机出港到夜晚最后一架飞机落地,他们将持续工作,节假不休。

(首都航空FOC日常)

人为或非人为因素导致的不正常航班是所有飞行签派员最担心的事情,例如天气变化、管制区流量控制,或者军方空域管制原因等等。

自2015年年初,首都航空就已着手成立工作组,推进能源管理体系的建设,落实北京市政府关于能源管理体系建设的各项政策。公司通过制定能源方针、能源管理工作小组对公司耗能因素进行科学有效的分析,制定目标指针,在各部门的共同协作下以最短时间通过能源管理体系建设的审核工作,并于今年4月顺利获得能源管理体系认证证书。

例如在天气变化中,若遇一场大雪,飞行签派员就需要立即与机场方面沟通,了解雪情对机场的影响:机场跑道能否使用,飞机能否起飞;若否,何时能飞等等。当飞行签派员和机场方面沟通完毕后,才能重新确定航班起飞时间。所以大多数时候,当我们在候机楼中突然听到:“前往某处的旅客,我们抱歉的通知您,由于天气原因,您乘坐的航班不能按时起飞……”我们定会气急败坏,跺脚长叹。事实是,当我们在候机楼中焦灼的等待时,这些签派员也正在和旅客一起,一脚一脚的踩着时间向前赶,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期望飞机起飞如常,无波无澜。

(FOC签派员,需要缜密、耐心、专业才能理顺工作)

自2011年进入首都航空,成君便未曾想过离开。你问他为什么,他总是说可能是性格使然,选择了这个工作便不再想过改变。事实是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就读的第四个年头,成君已开始学习签派员训练课程。因为根据《民用航空签派员执照管理规则》规定,只有在获得800学时的签派员训练课程且拥有90个小时的实践证明之后才有资格报考飞行签派员执照考试。工作半年,他便成功拿下飞行签派员执照。

从见习生到放行席主管,在首都航空6年时间,因工作需求成君曾在春节假期的时候值班多次。因为晚上也要对航班进行放行评估和航情跟踪,所以像成君一样的签派人员上夜班时一般会在公司安排的暂时休息室内混睡片刻,稍解乏困。

常人理解,这样的工作没有节假日,不分白黑夜。最难的或就是春节假期,举家团圆的时候自己一人在外,听屋外鞭炮声连连作响,自己还得在值班室里“哒、哒、哒”一边敲键盘一边监察航情动态,“凄凄惨惨戚戚”。可你问他,人家都回家过年了,你自己留在了这里,什么感受?

“给你讲个好玩的事情,我第一次来首都航空就被安排春节值班。当大家都回来上班了,我才准备回家,从北京到太原,我买的机票,你猜多少钱?”他兴致勃勃的询问我。

“一百多?”

“六十五块钱!”哈哈……

他接着说:“其实你换个角度思考就会发现还是蛮好玩的,不用在节假日的时候跟大家挤,机票还便宜。”

知他是开玩笑,我应声笑了,心想:“是呀,若不用伤感的视角来看,这一切还挺美。”乐观吗?我应该给成君这样一个定义?

听成君说,2011年他刚刚进入首都航空的时候运行控制单元还是在海南航空基地周遭的板房之中,冬天夜里值班需自己带一床棉被,夏天不支个蚊帐就且等着喂蚊子,他还调侃说在板房外的草地上我们五毒具见。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还是坚持到了2013年搬入首都航空大厦的那一天,他说:“进入大楼的时候,心是豁亮的。”

在我们的对话中,成君多次提到计划和细碎二词。他认为作为飞行签派员,要有计划的行事,依照章程不能错乱。同时,他们需要绝对的耐心和细心,很多航班问题都需要周到细密的考虑,因为稍有不慎就会隐藏事故征候。在首都航空,安全被视为企业生命线和高压线,公司对安全的重视直接要求他们在处理航班事务时将安全放于首位。

工作的特质在成君的生活中也一览无余,他自己拿三人作对比,若说其他两人一个是天才型有足够的智慧,另一位是努力型有足够的韧性,那自己就是规划型,会从大局出发制定方案措施,然后从小处着手事实方案,老子说:“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或为如此。

在成君进入首都航空的时候公司才刚刚成立,幼稚弱小,一切章程都不完善,我问他:“你的同期的校友定有许多进入海南航空的,在外界看来,进入四大航空之一的海南航空肯定比进入一个刚刚起步的小航空公司要占优势,你怎么看呢?”

“其实恰恰是因为首都航空比较年轻很多章程并不完善,所有才需要我们针对公司的情况来修订。例如2015年公司开始开辟国际航线,而我们的《飞行签派手册》中关于国际航线的内容一片空白,那时候我们需要查阅大量的局方文件,同时借鉴海南航空的相关内容,再根据首都航空现有基地配备等情况制定出符合我们自身的签派规则。切身参与完善公司《飞行签派手册》的经历是很美妙的,有时候我们还开玩笑,人家都说古人三大功,立德、立功、立言,我们虽算不上立言,但这确实是首都航空实实在在的历史,供后来人借鉴。”

2014年成君成家,妻子在银行工作,两人满身幸福。2017年的春节,依照惯例,成君依旧要在首都航空FOC值班室值班,妻子年前早归,成君在初三过后还家。“节假日不能相陪,黑白班轮流倒换,两人还好,有了宝宝呢?”我问。“这个事情其实我还没有太细致的考虑,可是在我们值班室有很多爸爸,我看他们都还好。”

成君跟我介绍说:“其实飞行签派员是个很年轻的职业,在美国兴起,所以这个职业并不为大众熟知。有时我爸妈询问我的工作内容,我都不知该怎样跟他们解释,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们只知道我在航空公司工作,但具体做什么,不知道。”

作为航空公司大脑的核心,签派员在航空公司中的责任是重大的,特别是当商务航线越来越繁忙,民航客流越来越大的情况下,签派员的工作就尤显突出。因此,中国民航在近几年也加强了针对签派员的培训和考核,针对签派员岗位技能提升的措施也越来越多。

如果不是因为成君,“飞行签派员”这五个字对我也将如其他人一样将是长期的陌生。隐藏在世界上的不同身份的人很多,每一种人都有自己特别的性质,发现他们,就会丰富自己的生活。

版权所有2010-2017 北京首都航空有限公司 海南易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Mail To Webmaster 隐私条款 免责声明

Beijing Capital

京ICP备1400681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25号